热点专题

400亿民间借贷套牢楼市

溧阳房  发布时间:2012-01-18  来源:搜狐网
有报告披露,鄂尔多斯房地产业超五成资金来自民间借贷,新开盘的比例很可能超七成以上。

  有报告披露,鄂尔多斯房地产业超五成资金来自民间借贷,新开盘的比例很可能超七成以上。

  鄂尔多斯低迷的楼市套牢了很多民间资金。

  房地产从银行获得的贷款额比例较小。

  鄂尔多斯正在寻找新的金融引擎。因民间借贷,鄂尔多斯今年的冬天显得更加寒冷。去年9月24日,因资金链紧张,中富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王福金在厕所内自缢身亡。两天后,因非法吸引公众存款苏叶女被立案侦查,出借人被要求在期限内到经侦部门报案。与此同时,金融部门提出“缩小融资额多和规模”的警告,并对超过5000万元的融资行为进行监控。至此,曾经因民间借贷而风生水起的鄂尔多斯,笼罩在一派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的阴霾之中。不过,民间资本告急的背后,却反映出鄂尔多斯民间借贷与房地产共生这一不争的事实。时至今日,来自鄂尔多斯官方的权威统计,仍有超过2000亿的民间资本在市场游动。那么,民间借贷多大程度影响鄂尔多斯经济?又该如何使得民间借贷更加阳光?

  鄂尔多斯第二站,我们选择对当地民间借贷情况进行调查。

  【困扰】

  房企七成资金来自“高利贷”

  相对于房企而言,放贷者既是房东又是股东,所以两者被当地人笑称为“一家人”。

  2011年10月8日,莎琳娜早早来到了康巴什新区人民法院,她此行的目的再简单不过起诉她的表兄巴图。不过,在莎琳娜的算盘里,她并不希望巴图真的锒铛入狱,只不过希望借此向为自己放贷的人一个交代。至于两者间的关系,也绝非仅仅是表兄妹而已,巴图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家房企的法定代表人,在此前的4年里他们之间一直存在着借贷关系。

  原来,对于动辄上亿元的房地产生意而言,巴图区区一两千万的资金无异于杯水车薪,因为企业规模小,更难以从正规渠道获得资金,于是她想到表妹莎琳娜。而莎琳娜,一方面将家底儿全部投入到巴图的房产生意中,另一方面以2.5分利向外吸收资金后再以4分利“转借”给巴图。

  那时正值鄂尔多斯房地产开发的黄金季节,巴图自然赚得盆满钵满,莎琳娜的民间借贷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。不过,让巴图和莎琳娜始料不及的是,鄂尔多斯的“寒冬”竟然来得这样早、这样猛,以至于再也无法偿付“高额利息”,于是想到了那样的办法暂渡难关。鄂尔多斯市中级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样的案例在鄂尔多斯还有很多,甚至还有不少人为躲债而故意酒驾获罪躲清静。

  鄂尔多斯一家房企负责人高先生说,现在当地房企最着急的就是资金回笼问题,因为他们要急着支付月利2分到5分,也就是24%到60%不等的年利息。高先生说,他们曾想到用房子作为支付手段,然而按照当地约定俗成的规矩那是行不通的,“人家借给你的是钱,那么还回去的也一定是钱。如果还不上,那么利息要继续累计,也就是"驴打滚"。”

  “鄂尔多斯人一方面愿意买房,一方面也愿意将资金借给房企。”鄂尔多斯日报社一位不愿具名的同行说,银行的利息实在太少了,拿去放贷一般人又信不过,房子既能保值又能增值,出现意外还能剩套房子。来自当地银行部门的统计数字则显示,在当地360.7亿元的房地产开发投资规模中,经由银行系统获得贷款余额仅为59.7亿元。

  这也就意味着,当地房地产开发企业融资渠道多为民间借贷。鄂尔多斯市金融办副主任赵光荣曾公开表示,随着鄂尔多斯经济总量增加,直接导致当地民间资本迅速完成积累,同时2011年以前银行存款利率偏低,再加上股市持续低迷不振以及投资渠道狭窄,使得民间资本迅速流向利润率较高的行业。

  自2010年以来,因为国家宏观调控措施,四大银行也开始对房产企业持谨慎态度,来自高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2011年10月份发布的《民间借贷危机调研报告》中就曾披露,鄂尔多斯超过5成的资金来自于民间借贷,而新开盘的比例则很可能达到七成以上。

  【目击】

  400亿民间借贷或打水漂

  直到苏叶女案曝光前,不需要第三方机构,鄂尔多斯人就可以把钱借贷给从未谋面的人。

  2011年12月19日,最高气温只有-10℃,北风夹带着沙尘,今年26岁的王春湘走走停停,时不时地看一看怀中尚不满周岁的孩子。王春湘说,每隔一段时间,她都要去她最不愿意去的“三完小”,当天是她年前最后的机会,一定要打听到50万元本金的下落。“三完小”位于东胜区鄂托克西街,是第三小学的简称,与学校一墙之隔就是东胜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。附近一间便利店的老板说,每天都会有人数不等的放贷人到这里来寻找“希望”,“前阵子大部分都是奔着苏叶女来的,最近好像还有什么邢凯案和张静案。”而与王春湘有关的,是当地一位名叫王喜栓的借贷人。王春湘说,她此前借给王喜栓50万元,而王喜栓从更多的“王春湘”手中拿到了4000多万元用于“投资”房地产。

  穿过经侦大队两扇厚重的铁门走进经侦大队,两张被贴在醒目位置、已经有些发黄的A4纸便印证着那里的忙碌。记者看到,其中一张有值班民警的姓名与联系方式,而另一张则是为方便报案人与民警接案而特意设计的案情表述模板:“××年×月×日,张××以其做××为由向我借款×元,讲好利息是×分每月,我通过银行汇款(或付给现金的方式)共给张××借款×元,迄今为止,我手上共有借款单×张(本金单×张,利息单×张),金额共计×元,张××共计给我结利×元,现在还欠我×利息。”

  当天上午9点,那里一间尚不足20平方米的会议室内,挤满了与王春湘一样的放贷人。一位民警说,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,“那边几个屋子也全都是人,虽然不是奔着一个案子来的,但目的都是为了要回他们的本金和利息。”

  形形色色的人们,身份也不尽相同有的是放贷人,有的是担保人,还有被举报后来进行调节的借贷人。一位放贷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他们根本不认识借贷人,而“朋友的朋友”、“同学的同学”成为彼此之间惟一的关系。目前,中富已经确认的债权人高达373人,涉案金额将会达到2.63亿元。根据高和投资报告得到的数据,鄂尔多斯民间信贷资本至少在2000亿元以上。

  当地一家融资公司负责人苏女士说,根本没有人能够具体说清究竟有多少资金用于民间借贷,“我的估计,应该在800亿元左右,其中一半儿进入房产市场,而现如今房产市场如此低迷,400亿资金全部被套牢在楼市里,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,那400亿可就说不好了。”

  【调查】

  地下金融网络资金流向煤矿、地产

  民间借贷汇集来的庞大资金,充当着鄂尔多斯当地影子银行的重要作用,为头顶中国“最富城市”光环的鄂尔多斯经济“保驾护航”。

  2011年12月18日,早晨5点刚过,伴随着闹钟一阵阵急促的铃声,家住康巴什新区的高娃都没顾上伸个懒腰,便“嗖”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。前一天,在丈夫的陪同下她从银行提出了240万元现金,以便在这一天了断与最后一批放贷人的关系。前几天,高娃天天奔波在她的借贷人与放贷人之间,一方面把放出去的钱收回来,另一方面把收回来的钱还给放贷人。

  高娃说,她从2008年起经营借贷的生意。“开始都是从身边人做起的。”高娃说,最先借钱给她的是姑妈,一次就借给她100万元,随后又说服了自己的同学、朋友,以及丈夫的同学、朋友,最多时她手中有1600万元,“人们都愿意借给我,尤其是老家的亲戚。”高娃说,能从朋友身上拿到钱的关键,是高娃家本身不错的资产状况,她的丈夫是当地一家房企销售部经理。

  在鄂尔多斯,2000名民间融资者活跃在当地,通过汇集闲散资金形成庞大的地下金融网络。高娃以前最羡慕的,就是能够过上她“上线”那样、每次操作都达到上亿资金的生活。高娃说,她的一位重要的“上线”,是当地一名干部的妻子,名下有多处房产以及玛萨拉蒂在内的6部豪车。高娃表示她并不贪心,转借的月利息只有2.5分或者3分,但每年还是为她带来四五十万元的收入。

  如高娃所言,鄂尔多斯的财富,正是依靠煤矿产生财富,并由政府支撑城市改造,再通过拆迁将资金分配到个人,而因为投资渠道狭窄,资金又重新流向煤矿和房地产,致使更多的人再次获得更高的收益。不过,就在2011年的3月15日,随着《内蒙古自治区煤炭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》的施行,鄂尔多斯要求生产规模低于120万吨的煤企退出市场,整合时间则被定格在2012年的6月30日,期间将有280家煤矿要从地图上抹去。

  然而,放贷人只在乎本金和利息。有公开报道显示,矿主初期用于购矿资金中的5成来自民间借贷。记者辗转联系到一位矿主,在简短的电话采访中他坦承,其原始资本中超8成资金来自民间借贷。当下,这位矿主所拥有的煤矿已被限制采煤,而5分的月利息也压得喘不上气,“希望我们能够被并购,要不我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  鄂尔多斯民间借贷遭遇到最大的问题,就是因为煤矿整合以及房地产市场低迷,导致大量投入于此的资本无法迅速转化为资金,继而导致包括苏叶女案在内的大量案件集中爆发,并因此再度打击已经有些脆弱的鄂尔多斯地下金融市场的信心。“能要回来的钱我都已经要回来了,前段时间每天都有人在向我骂娘。”高娃说,虽然她还是会按月支付利息,但是现在鄂尔多斯绝大部分放贷人在撤离市场。

  【尴尬】

  众多小贷公司参与房产民间借贷

  一边是近3000亿的GDP总量,一边却是“缺血”而呻吟的小贷公司;一边是2000亿元的民间借贷,一边却是证券市场仅20亿元的资金存量……从哪个角度看,鄂尔多斯都是一个矛盾体。

  2011年12月20日上午,因遇到资金周转难题,曹艳艳走进了一家小贷公司的大门。她的牙科诊所在上半年添置了不少新设备,这使得她在年终岁尾之际倍感压力。然而,在此前一周的时间里,当地不少小贷公司大多人去楼空,所以只能到这家名为“欣欣”的小贷公司试试运气。

  喜出望外的是,对方非常爽朗地答应了她的借贷要求,而且月利息只有1.8分。不过,曹艳艳想不通,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小贷公司关门。就在几天前,一家名为“凯创”的小贷公司,因为无法支付放贷人的利息,导致每天都有人在公司门前追债。对此,“欣欣小额贷款公司”的总经理王一然说,正是因为其“保守”的经营理念才使公司能够在正轨上运行。

  王一然说,鄂尔多斯小贷公司大多伴随房产而生,在销售之初帮助办理按揭。然而,小贷公司还有其另一面,王一然说:“这里的小贷公司,大多参与民间借贷,并作为房企吸储和融资的平台。”王一然说,国家明令禁止小贷公司参与社会融资,但真实情况却是管理者的漠视,最终因房产市场萎靡而导致资金无法回笼。王一然说,因为不能吸储他的小贷公司只能用股东的钱来经营,一旦注册资本放完了而资本又无法回收,公司就必须面对资本空白的尴尬。王一然说,“缺血”的现实还导致企业发展陷入停滞。

  与小贷公司相比,鄂尔多斯仅有的4家证券公司,以及撤盟建市10余年间仅有的4家上市公司。2011年12月20日,记者见到了恒泰证券公司的相关负责人周先生,他说在鄂尔多斯符合上市条件的公司何止百家,但囿于资源、高能耗、企业管理制度等原因都不愿上市。目前,鄂尔多斯4家证券公司,恒泰证券开户约为2万户,资产存量也最大,为13个亿;大同证券次之,开户数不足4000户,资产存量约为2个亿;日新证券与国泰君安证券入市较晚,资产存量不足2个亿的同时还处于亏损状态。

  与此同时,当地有保险公司26家,其中财险公司14家,在2010年全市保费收入达到31.7亿元,其中财险报废收入20.14亿元。对此,安华农业保险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说,这主要是因为当地销售不错的豪车所带来的,在鄂尔多斯大街小巷,满是人们叫不上名字的豪车,但从今年开始因为银行信贷业务紧缩,各财险公司的业务量也在萎缩。

  【声音】

  私募将成鄂尔多斯新引擎?!

  继续做大金融总量,引进和培育金融机构,并不断拓宽融资渠道……鄂尔多斯,似乎在寻找新的金融引擎。

  2011年11月23日,鄂尔多斯市常务副市长李世槠在接受央视记者专访时表示,鄂尔多斯在2010年时GDP总量达到2643亿元,但金融资产只有1200亿元,占GDP的40%左右,金融产业在鄂尔多斯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,导致民间借贷以及一系列问题的产生。

  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、代市长廉素则表示,与其它城市的房企不同,鄂尔多斯是多元化的,房企可能同时也是煤企也是化工企业,同时还可能是路桥建筑企业,所以即便楼市低迷,但是其它行业或许会好一些。廉市长还认为,鄂尔多斯当下遇到的问题,是当下金融的整体调控和具体城市发展的速度、体量之间的矛盾,“现在,问题的症结还是钱,不是不差钱,现在还差钱。”

  不过,廉市长还是表示,2011年当地的GDP总量可能会突破3000亿元,尽管外界说鄂尔多斯的民间借贷问题有多严重,但是到现在为止当地并没有发生挤兑事件,也没有发生大的群体性事件。对此,中国城市战略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易鹏告诉记者,要从根本上解决鄂尔多斯当下的困境、主动化解因民间资本而带来的风险,必须为包括“高利贷”在内的民间资本寻找出路。

  鄂尔多斯金融办副主任赵光荣介绍说,鄂尔多斯正在大力推行私募股权基金,以使得民间资本在阳光下运行。赵光荣说,作为内蒙古自治区惟一金融综合改革试点地区,鄂尔多斯自2010年7月份起成立了首家私募股权基金,时至今日已经有7家私募股权基金注册成立,“相对于小袋公司,私募可以吸纳资金,同时也有不错的回报。”与此同时,在2011年的5月6日,鄂尔多斯第一支由政府出资构筑的“鄂尔多斯市财富股权投资引导基金”也面世了。

  目前,鄂尔多斯已经引进了华泰汽车、奇瑞汽车,以及美国的GTI混合动力汽车等项目,并规划了像“铜川汽车产业园”这样有数十平方公里的车企产业经营区。
 

溧阳房声明:网站所载文章、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,仅供参考,并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发表评论 (理智评论文明上网,拒绝恶意谩骂)

最新留言

更多
    暂时无留言!

家装美图

更多